February|白胖胖的平安喜乐

22222222

黄、绿色riso印刷的道林纸,榫卯结构折叠成饺子包的形状,

日本白桃味线香烧出28个日期洞,

内包一张珠光折射纸。

饺子注定凝结了人际间的沟通、默契与爱。

有了饺子就有了年味儿。

韭菜「久财」,白白胖胖平安喜乐,

过年好。

二月欢天喜地,寒冬里一片龙腾虎跃。

 

虽然很多城市,包括我家,从去年开始都不允许在室内燃放鞭炮了,安静的春节可真是有够怪味,但是过节最重要的还是家人团聚、寒暄祝福,有了饺子就有了年味儿。

 

小时候家长揉面偏要插手,生面粘满手,深陷面团囹圄怎样都甩不掉、撇不清,只记得洗手的时候滑滑的;

长大些学会包饺子,致力于在饺子上桌后找到自己包的,也就是最丑的那个,并坚定的说这只超好吃der;

后来跟姥姥学着和饺子馅儿,从那个时候大概学会了解构味觉,每一道调味料都能在吃的时候展示自己的角色,微小而缺一不可,否则就少了姥姥的味道;

再后来帮妈妈擀饺子皮,刚一上手的低效让自己看着都生气,擀完一顿饺子还要让妈妈给手腕上正红花油;

现在每年只有逢年过节听妈妈提示要吃时令饺子,才会订一单外卖,或去饺子坊点一盘花哨七彩的饺子,不论口味和家里差别有多大,也冥冥中觉得,这就是家的食物,永远脱不了钩。

 

几乎所有的菜系中都有这种一面一馅一捏的食物,ravioli和虾饺也都是我的头等大爱。饺子的制作工艺其实相对复杂,可能一定程度上也决定了这就是一道需要多人共同参与的食物,注定凝结了人际间的沟通、默契与爱。

 

另外出于老人家对于祖先的尊敬,我家会在过年期间燃上一炉香,家里一直弥漫着似有又无的一股人间烟火。始终割舍不掉这股嗅觉的记忆的我,用线香在「饺子肚」纸上烫出28个洞,露出里面的折射纸「馅料」,从饺子洞见生活。制作完成,准备完毕,封好口,热腾腾的饺子就上桌了。

 

哦对,线香我用的是日本香堂花风系列白梅味,望冬日雪中傲骨,撑起面的端庄。

 

哎,感官愉悦的俘虏,总是在最基础的生理反射中找到兴奋点,沉溺于惊奇之中。愿温暖与兴奋常在。

 

有趣的是,小时候妈妈教我包饺子,现在我教妈妈包我的月历饺子。妈妈说要吃韭菜馅的,因为韭菜「久财」!好的啦!久财韭菜白白胖胖平安喜乐,过年好。

Copyright ©️2019 Aiōn Calendar All Rights Reserved.

Designed by Andrea Liu in Beijing & California

Say hi at andrealiu.yiqing@gmail.com